你们骂死他了,一个美丽的人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早在19世纪,我们还是大清,英国也还不是腐国。

  居然有个特立独行的人,出柜了。

  同时,他还是家世卓越的富二代,出口成金的英式没品段子手大师,混迹于时尚派对和文化沙龙的社交明星。

  放到今天,也是一朵奇葩。

  只不过我们都更喜欢温柔地称他为——

  《快乐王子》

  The Happy Prince

  片名是他的作品,也是他本人:

  奥斯卡·王尔德。

  尽管他有《道林·格雷的画像》《莎乐美》《认真的重要性》,包括《快乐王子》这样的传世作品,但他的个人生活似乎更为人称道。

  至少三次被搬上大银幕。

  此前最为人熟知的传记电影,是1997年斯蒂芬·弗雷饰演的那一部《王尔德》。

  那时,在里面饰演王尔德情人的裘德·洛(左)正处于颜值巅峰,还没秃……

  但只有《快乐王子》,得到了王尔德后人(亲孙子,梅林·霍兰德)的“官方”盖章——

  20世纪60年代的两部早期作品都荒谬至极;

  1997年那一版很好,但只是在描绘知识分子王尔德;

  只有这一部才是关于我祖父最好的,最深刻的自传电影。

  为什么?

  它像一把温柔的刀,给出致命一击。

  告诉你关于王尔德人生的真实。

  关于,是什么加速了他的死亡。

  他的人生,第一次在影像中被“黑”化了。

  快乐王子,并不快乐。

  人人看得到王尔德的毒舌和才情,但他的潦倒总是被一笔带过。

  辉煌属于前半生。这一次,本片要从王尔德被世人遗弃的落魄晚年说起——

  1895年,以上帝视角来看,此时的王尔德,仅剩下5年寿命了。

  这5年,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是牢狱之灾。

  众所周知,王尔德有一段轰轰烈烈的同性恋情。

  他原本早已结婚,还育有两个儿子。

  37岁那年,他爱上了比他小16岁,同样出生贵族,正在牛津大学读书的美少年波西。

  关键是美。

  来,上图。

  图中脸小者为波西

  王尔德是多么极致的唯美主义者啊,他不仅追求心灵美,对外貌美也天生没有抵抗力。

  换做现在,就是彻头彻尾的颜控。

  于是,他沦陷了。

  因为这事,他变得很惨。

  波西的父亲昆斯贝理侯爵知道了两人的情事,勃然大怒。

  他冲到王尔德常去的俱乐部,留下一张纸条,公然羞辱他:“致奥斯卡·王尔德——装腔作势的鸡奸客。”(当时甚至还没有“同性恋”这个词)

  波西一直生活在自己父亲暴虐的阴影下,于是,他怂恿王尔德反击,拿起法律武器,起诉侯爵败坏他的名誉。

  但结果,一败涂地。

  王尔德上诉失败,还直接从原告变为被告,被昆斯贝理侯爵以“与其他男性发生有伤风化行为”的猥亵罪反告成功。

  字幕来源:翻托邦字幕组

  根据英国当时苛刻的法律,王尔德被判有罪,处以两年监禁,并在瑞丁和本顿维尔监狱强迫劳改。

  身负丑闻,昔日受人拥戴的王尔德开始遭受世人唾弃,名声尽毁。

  轻则被众人窃笑、指指点点。重则被大声斥责、列出“罪状”、肆意咒骂、追着满街跑。

  回归社会以后,他更是面临众叛亲离。

  妻儿被要求改姓,与他分离,派对酒肉朋友与他渐行渐远。

  因为破产,他不得不在街头拉住以往的粉丝借钱。

  而那位粉丝的丈夫,也曾是他的剧场座上客,曾被他的喜剧逗得前仰后合,如今对他恶言相向。

  酒店服务员跟别人例行日常问候,一碰到王尔德,总是先问钱的事:“今天银行汇票有消息了吗?”

  连续几天,他身无分文,只能在大街上四处游荡,满脑子胡思乱想。

  身体抱恙,便用腮红胭脂掩饰一下苍白的脸和衰颓的气色。

  不过这些痛苦,并没有击垮王尔德。

  他早就一眼看穿。

  被剃发、侮辱、公开审判的时候,他淡然预言——

  我看到了未来

  届时一切归于宁静

  我临终之时将感受到

  (他说对了。)

  对他来说,这是“女王陛下能为我制造的最精致的折磨”。

  那真正击垮他的,是什么?

  出狱后第一时间,王尔德痛定思痛,决心和波西断绝关系,与妻子重修旧好。

  世纪级flag

  一方是爱和激情。

  另一方是道德标准、愧疚和感恩。

  他的内心挣扎一览无余——

  看到波西寄来的信,他毫不犹豫撕掉。

  念及妻子康斯坦丁,忍不住亲吻她的照片。

  半天不到的工夫,就忍不住拾起碎片拼凑来信。

  又一把推掉,抬笔给妻子写信。

  信里写道,他在狱中时,妻儿是让他活下去的唯一念想。

  但你看看他在狱中到底做了什么——

  我把奥斯卡·王尔德留在了纽黑文

  这是他写的最后手稿

  我跟你说过的,那封伟大的信

  没错,他在里面就做了一件事,写“伟大的信”,给波西的那封字字泣血的5万字情书,《自深深处》。

  对了,还有更细腻到变态的视角——

  就在旁白念着他写给妻子的挽留信,说着忏悔时,他一边和友人就餐打趣,一边还是忍不住盯着男服务生的屁股挪不开眼睛。

  除了对王尔德同性本能欲望驱动的特写,导演还展现了王尔德是如何(再度)沦陷的。

  摄影语法,全是他的唯美主义——

  出狱后两人第一次相见,穿越了氤氲的火车蒸汽。

  梦中的少年波西微笑着向王尔德迎面走来,亦真亦幻。

  他先是一怔。

  等到少年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四十岁的王尔德突然开始泣不成声,哭得不能自已。

  他们并排坐在车站边的长椅上,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暗下来。

  就连后面的18禁,都拍成那样美。

  世人不了解王尔德如何潦倒,更不明白,他那么聪明,那么清醒,何至于此。

  他本不该这样痛苦,他本不必对抗情感本能。

  导演为何懂得这些?

  鲁伯特·艾弗雷特,“王尔德”、编剧、导演,都是他。

  做导演他是新手。

  但,“当同性恋”,他是老手。

  在此之前,他是一名演员,出演最多的形象,就是同志恋人或gay蜜。

  1984年,青涩的鲁伯特·艾弗雷特(左)和科林·费斯(右),鲁伯特在里面饰演一名同性恋者。别激动,两人不是一对

  同时,和王尔德一样,他出生贵族,个性反叛,也是一名同性恋者。

  1989年,他早早公开自己的取向,事业随即遭受重创。

  甚至,创作这部片,也是因为事业停摆,没有工作找上门。

  坠落过深渊的人,能一眼看懂同样坠落过深渊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他能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以往呼朋引伴,在席间高谈阔论的王尔德,像流浪汉一般流落街头。

  鲁伯特超越导演,成为“王尔德”,也书写了自己的悲愤。

  本片正是借着书名,道出书中的私货。

  这个童话故事,Sir印象很深。

  大意是:

  “生前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快乐王子死后被做成黄金雕像,目睹种种人世间的苦难,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都散给了穷人,死后在天堂永生。”

  长大后才发现,Sir被骗了。

  明明是孩子读的童话,却多少有点“少儿不宜”。

  故事真善美,但世间愚昧,背景太现实。

  王子失去华丽的外表,铸炼出真心。

  在人间被抛弃,到天堂才被珍惜。

  王尔德自己呢,他的下场就像《快乐王子》里那尊破烂的雕塑:

  “他剑柄上的红宝石掉了,眼睛也没有了,他也不再是黄金的了,”市长说:“说老实话,他比一个讨饭的好不了多少!”

  被嫌弃了,被拆除了,被丢弃了。

  以难看收场。

  而他已把自己的“珠宝”,化作作品,播撒向了人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Sir电影原创,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关注:Sir电影

  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你们骂死他了,一个美丽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