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漫行(三)

  –柱杖斜岗点圆方,山水云霭有仙家

  “巧于因借,精在体宜……随基势高下,体形之端正,碍木删桠,泉流石注,互相借资……小妨偏径,顿置婉转,斯谓精而合宜者也”。在漫行洪坑后,明计公《园冶》的这段话就一直在脑海里浮荡,与初溪土楼群的清新古拙、中川富紫楼的富仁创意相比,洪坑土楼群在山林石泉间,溯溪谷而列,依山势而建,则多了几分园林的格调。

  到永定,就听闻洪坑土楼群是永定开发最早,配套最齐全,也是土楼客家文化最集中体现之地,因之可谓慕名久也。趁着工作间隙,踏着午间的阳光驱车以往,早春山乡风和日丽、田野间花红树绿,一派生机勃勃、春意盎然,旖旎风光随着车在山路蜿蜒不断扑入眼帘,冲走了饭后的困意,仿佛时空进入了相对论的阵行,赏着车外溪水缓缓、青山绵延,呼吸着从车窗飘入夹含着淡淡花香的清新空气,不经意间已到了停车场。

  一下车,就感受到了听闻中的“配套完善”,仅停车场就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小,沿停车场外道路连绵建有土楼自然博物馆、商场,土楼王子酒店等一片崭新的房子,甚是壮观。限于时间,我们便直奔土楼而去,迎面的是一座高大雄壮的仿古牌楼,上铭“福建土楼永定客家民俗文化村”,正面对联“着土为大、因圆而恒”,是余秋雨老师所书,书是文人风骨,文亦鲜明直白,只是总觉少了些韵味。

  和友人穿过牌楼,从鸭子地大桥越过洪溪到游客服务中心,一位形象端庄的导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对工作间隙的匆匆漫行,这样安排让我在有限的时间能欣赏到最特色、最美的风景,了解更多、更全的土楼客家文化。友人的贴心和导游的微笑,注定这是一次短暂而美好的漫行。

  坐上旅游的电车,迎着和煦的春风,转弯沿洪溪旁大路溯河而上。“现在我们行走的是客家名人大道,看,沿路两旁的星星立杆,上面展示了客家学界、政界、商界名人及简介……”,既有爱人是客家人的因素,也有原来从事工作的需要,对客家民系及其文化曾有过一番粗略的研究。客家民系主要是指古代从黄河流域迁徙到南方的汉人。历史上,中原地区部分汉民为了躲避战乱和自然灾害,从西晋开始,历经五次大规模的南迁,在宋末元初形成一个的独立民系—客家。客家先祖迁徙之初,原想短暂客居于斯,于此以客而称。最具典型的是客家人自称“ai”,左右结构,左为人字旁,右为涯右半,即为吾客居外,浪迹天涯之意。至于宋末元初独立成民系并称客家,大抵来自南宋诗词皇帝李煜的“梦里不知身是客”诗句。

  “那么客家人为何要建如此规模宏大的土楼?这是因为客家先民从外地迁入时,永定地处闽西最南端,古称“闽之绝域”,由于社会动乱,境内群盗四起,流窜抢劫,迫使客家先民建此相对封闭的土楼聚族而居,故此1478年建县取永定之名,意为永远平定……”。到一地而不知其名由来,如见一人而不知称呼,未免茫然手足无措。原臆想永定之名大致如此,今得信证,也算漫行的意外收获。洪坑原名洪川,不知是否林家先祖肇基之始,此乃“洪荒”之地,沿涧而筑,故以之名。

  “今天参观洪坑土楼村落,距今约有着700多年的历史。2008年作为客家土楼重要组成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全村现存大小不一、方圆各异的土楼120多座,其中“圆楼王子”—振成楼、宫殿式建筑—奎聚楼、府第式建筑—福裕楼,是众多土楼中的精品,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就是奎聚楼”。

  话音落时,车已停驻,顺着导游的指向,一座巍峨的建筑沿着山坡展列开来,让人一下联想起西藏拉萨的布达拉宫,依山层层叠叠、高低错落有致,真有几分神似。“奎聚楼建成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坐北朝南,三堂两落,两侧为横楼。主楼方形,土木结构,内通廊式,穿斗抬梁混合式木构架。前半部分高三层,后半部分高四层,前低后高,落差较大……”。听着想着,初建楼主为清人,应没有到过拉萨,而建筑却如此神似。人类文明因地理人文、历史演进、自然环境各有特色,但在不同文明中却往往在某处有着惊人的相似,不知是人性或人类智慧中有着相同的基点,还是文化融合进化的必然?

  走进土楼,前楼与后楼的屋顶均分成三段,作断檐歇山顶,两侧的横楼屋顶则作悬山迭落,层次而升,愈显宏伟。在两侧横楼间以青砖砌筑隔墙,通廊处以砖砌拱门贯通,既能防火又相对独立开来。底层通廊以鹅卵石铺面,楼上以薄青砖铺面,以防火降噪。祖堂居楼中,高二层,雕梁画栋;棚厅装饰华丽,其飞檐下悬挂楼主林奎飏入痒、出贡后荣获的“选魁”匾额,与两边的回廊合成一小合院。中堂位于祖堂前向、楼门厅之后,单层,雕梁画栋,典雅堂皇,与天井外环绕披屋又形成一合院,层次分明,雄伟壮观。底层地板均以三合土铺面,隔断则用青石门框,拱形门上均有礼义仁德方面的题匾。楼门为青石门框,门楣镌刻楼名,两边镌刻由清代翰林巫宜福题写的楹联:“奎星朗照文明盛,聚族于斯气象新。”门扇以铁板封面。楼前有鹅卵石砌矮墙围合而成的院落,门坪以鹅卵石铺面。外大门位于西南面,与围墙相连,青石门框,处处都显得楼主人的精致与考究。

  我感叹奎聚楼的精巧时,导游说:“洪坑土楼各具特色,还有更精巧的呢!”我们沿着在山丘与土楼间随势赋形的小径,就来到了溪边的一溜土楼前,其中一座白墙黛瓦的四合院府第式建筑最引人注目,我想这就是导游说的更为精致的福裕楼了。福裕楼倚山临溪,聚山河精华,而院门向北,坐纳洪溪之气。绕过砖砌的围墙,走至院门,但见屋脊三层迭落,脊端朝天高翘,屋檐雕饰精美,古色古香。石砌门框,阴刻对联:安墙岂云高百尺,爱庐惟幸避三弓。仅这联这意境与哲思已令人观叹。进院内,入“常棣”门,自是一番景象,三堂四落五凤楼,中轴线自东而西依次为门坪、内大门、门厅、前天井、中厅(祖堂)、后天井、后厅。主体建筑即前、后楼和两侧横楼,均比普通的五凤楼高一层,自显楼主非同一般。主体建筑纵向自西向东分为南、中、北三个部分,内通围廊,歇山顶式,雕花穿斗,抬梁混合木构架。中楼底层为祖堂、厢房、过道等,二、三层为观音厅、卧室等。中间的为大门,两边的为仪门。前楼大门为花岗石门框,楼门厅两侧为厢房,厅后向立一堵双合三开隔扇,既作中门,又作照壁,六扇活页门上半部分镂刻馏金图案。隔扇后向是三合土铺面的长方形天井。作为祖堂的中厅,砖木结构,高大宽敞,厅口向着前面的天井开敞,雕梁画栋,装饰精美。后壁上悬挂玻璃匾额,厅后面两边的柱子上悬挂阴刻木质楹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诗书耕读,行孝积善,这是客家文化的精髓,也是中华文明的精萃。祖堂前沿左右各立两根圆柱,下半部分为泥塑,前向塑花草,后向塑“福禄”二字;上半部分为镶嵌绿色琉璃花格屏风。厅后两侧向后凹进,正向和侧向分别设一门通往后堂,正向为镂雕木质屏门,侧向为砖砌拱门,拱上均铭题匾题屏。门后为天井,天井两侧为厢房,均有走廊与观音厅相通。观音厅高大宽敞,供奉观音造像,神阁两旁各有一块镂雕木质隔屏。厅的栋梁红漆被面,顶部中间饰大幅八卦彩图。厅口设平台,平台外沿为琉璃花格护栏,厅口两侧、平台内沿以及与底层祖堂前向立柱对接的柱间,也镶嵌高至屋梁的琉璃花格屏风。中楼与前后向两侧的内通廊以及前后厢房将全楼分隔成大小六个天井,内部空间层次分明,井然有序。楼前堂、中堂为断檐悬山顶,后堂为断檐歇山顶,飞檐翘角。前、中、后堂作三段迭落,由前往后层层升高,更显得气宇轩昂。对着这精美的土楼,想着前段时间因此而读的《园治》,想着诗和远方不仅是一种见识,也是一种学习。

  从福裕楼东的拱桥跨过洪溪,迎面就是一座小巧玲珑的土楼—如升楼。“这是迄今发现最小的圆楼,建于公元一九零一年……相传,楼主原先家贫缺房,后得梦“一轮红日落此地”,便千方百计筹措资金,自已出工挑土,用三年时间建成此楼……取名“如升楼”,寄托楼主的美好祈愿——如日东升、光明万年”。从门向内张望,楼高三层,为内通廊式的单圈圆楼,正对大门是中厅,内院有一口水井,左右两部楼梯,楼内空间极小,几乎一目了然。这也许最励志的土楼,仿佛是一座无字的铭碑:梦想就是种子,只要坚持就会开花结果,总有一天如日东升,梦想成真。

  溪向下,但见一古色古香的庙宇,这就是天后宫,导游介绍这座天后宫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因古永定属汀州,因想当出分自长汀天后宫。进入宫内,果然其设置与长汀天后宫相似,只是形制小了些,在此不再赘述。

  西跨过小溪。“这是我们今天要品味的“圆楼王子”—振成楼,它是圆楼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座…… 始建于1912年,用五年的时间建造而成。振成楼的外观,整体看起来就像一顶古代官员的乌纱帽,左右两边建有对称的半月形厢房,相当于官帽的耳朵,左侧的厢房为切烟叶的手工作坊,右边则是醒庐私塾……楼名“振成”乃取洪川林氏十六世祖林福成和十七世祖林丕振各一字命之,是为纪念…..”筑庐取形官帽,可见“官本位”何等深入民间。振成楼坐北朝南,依山傍水,楼后群山向左右逶迤曲折,楼前地势开阔平坦,远望山峰错落有致,连绵起伏;楼前溪水畅流,汇入池塘,聚水宅前,正是“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朱雀,后有玄武”之象。走近楼前,门上清晰可见的门联“振纲立纪,成德达材”,将楼名“振成楼”的“振成”两字嵌入联首,既以示楼主对上祖的敬重和纪念,又训示族人不论是国是家,都要遵纲守纪,才能教化、造就有德有才之人。踏入振成楼大门,门厅楣披刻“里党观型”四字,意思是“乡里邻间学习看齐的楷模”,上有当年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印。原来,楼主林逊之1913年做参议员时,与时任参政院院长的黎元洪有交往,黎元洪深知林家上祖积德行善,故在振成楼落成时赠匾褒奖。

  成楼由内外两环楼构成。外环楼高四层,每层四十八间,按《易经》“八卦图”布局建造,这是楼的特色之一。分八卦,卦与卦之间筑青砖防火隔墙,隔墙中开设拱门,关门自成院落、互不干扰,开门则全楼相通、连成整体。内环楼分两层,一楼的镂空屏门和二楼的走廊铸铁栏杆,古朴典雅,精致美观。内环楼当中仿西洋式装修的中堂大厅,宽敞明亮,是一个多功能大厅,既为全楼人婚丧喜庆的场所,又为族人议事聚会的大厅,还是接待宾客或演戏观戏的地方。厅中石柱石梁构架支撑,呈三角形屋顶,酷似希腊雅典的神庙,在八十多年前,一无公路、二无汽车、三无机械作业的情况下,要把那粗大沉重的花岗岩石从外地运进楼内雕花、镌字、竖起,谈何容易,可见当时工程之艰巨和技艺之灵巧。

  中西结合也是该楼的又一特色。砖木结构并仿西洋式装修的内环楼,楼裙隔栅均用雕花铁艺装饰,别于架梁式土木结构的外环楼,有“外土内洋,中西合璧”之风,为土楼中罕见。楼中内、外环楼间东西两侧,各有一口水井,刚好位于八卦阴阳两极上。东边水井处于阳极,相传建楼之初,不少工人喝了此井之水,后都成了工匠师傅,就有了“智慧井”之说。西边水井在阴极,水质清洌甘甜,常饮此水者皮肤娇嫩、乌发鲜亮,男的英俊、女的靓丽,而俗称“美容井”。最为奇特的是,两井间距不过三十米,同处一水平面,却水温、水位和水的清澈度各不相同。

  最有特色的是楼内各种匾联题字,是客家文化的凝结。进门前厅即集明海瑞句:“干国家事,读圣贤书”。再进中厅,又一联“振刷精神担当宇轴,成些事业垂裕后昆”题款是近代书画名家李瑞清;再进祖厅则四根石柱上均铭有联,一对是“振乃家声好就孝弟一边做去,成些事业端从勤俭二字得来”,另一对是“能不为忧患挫志自不为安乐肆志,在官无傥来一金居家无浪费一金”厅堂正中则是林鸿超先生亲题的“言法行则,福果善根”八个字。这些题字楹联集中体现了客家文化精忠报国,孝悌和族,勤俭持家,耕读传世,仁义守信等道德品德和优良家风。最有韵味的是祖庭右隔墙上的一联:“带经耕绿野,爱竹啸名园”。乃近代佛教教育家胡瑞霖临摩赠与的,也当为客家人不为贫困所屈的精神和为人处世注重品德的修养。

  游历过振成楼,匆匆走过了新修辑的家训馆,就又来到了一处家庙氏建筑,即为林氏家庙,整体风格与中川的胡氏家庙相近。最特色的是庙门楣上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亲书“林氏家庙”题匾,以及前门石框上留存的清朝宣统帝师陈宝琛题写的书联:忠孝能存天地纪,山川长毓子孙贤。

  前溪边有一大榕树,据说此树和这个村落的历史一样久远,已经六百多年历史,游人、村人三五成群的在榕树下,早春午间的阳光透过树影,斑驳而温和;溪水潺潺在河石间流过,溪边草叶上闪着晶莹的水滴之光,闭目倾听,耳畔鸟鸣、流水、山岚之声协响,这样的休憩,其实更是心灵与阳光的对话,身心在此调适,一定会让人更充满温情柔韧的力量。清澈的溪水中几尾小鱼悠闲地漂游,为匆匆漫行多了一份隐逸。想起《庄子.秋水》: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吾,安知吾不知鱼之乐? 不禁又驻足再观鱼,也许漫行之乐,如饮水者,冷热自知。

  (作者:柯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永定漫行(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