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传奇之不速之客

  本来打败篾儿乞人,夺回妻子是值得非常高兴的事情,但铁木真却郁郁寡欢,提不起精神。因为孛儿帖已怀有身孕,马上要临产了。孛儿帖在篾儿乞呆了九个月,还遭到过赤格勒儿的侮辱,铁木真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是赤格勒儿的,心里非常难受。

  豁阿黑臣看到铁木真这样,明白了他的心思,她说道:主人啊,没有保护好妻子,让她被敌人掳去,本来就是你没有尽到男人的责任,你怎么还能以此责怪难为妻子,而且,我一直侍奉在女主人身边,在被篾儿乞人掳走时,她已经怀有身孕了。孩子就是你的啊!

  这些话并没有打消他内心的疑虑,但在孛儿帖面前时,他开始温柔体贴,关怀备至,又回到了他们新婚时的模样。

  三部大军返回经过忽勒答儿山时,看着前面大片的草场空地,脱斡邻汗建议大军在此调整休息,三部联军也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席间,札木合向铁木真建议:幼时我们曾在此生活放牧,也在此两次结为安答,何不去斡难河接来你的母亲,我们共同扎营放牧,这样我们就能时常见面,长叙安答之情,让我们的情谊更加深厚。铁木真听此大喜,当即表示同意,有了札木合的保护,乞颜部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同时两人在脱斡邻汗和三部联军贵族的见证下,第三次结为安答,立下“面生死,不相弃”的誓言。此后,铁木真和札木合在豁儿豁那黑川一带共同安营放牧。

  孛儿帖就要生了,听着帐内的动静,铁木真心情复杂地守在帐外,有担心、焦虑、烦躁,就是没有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他还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儿。终于生了,听到里面婴儿的啼哭声,铁木真冲进去来到孛儿帖的身边,看到铁木真,孛儿帖虚弱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铁木真,你有儿子了,乞颜部又多了一位勇士!铁木真勉强一笑,让孛儿帖好好休息。然而孛儿帖却说:给孩子起个名字吧!铁木真神情恍惚地说了一句:术赤。孛儿帖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术赤,这个名字好。

  术赤在蒙语里是不速之客的意思,但还可以解释为主人带来惊喜之人,孛儿帖认为铁木真是高兴孩子的降生,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走出帐外后,札木合赶来探望铁木真,看到他愁眉不展之样,便问道:我的安答,今日你长子出生,乞颜部添丁进口,为何却无半分欢喜之色?铁木真回道:孩子虽然降生,而我却不知他是否是我的儿子,满心纠结,哪里有心思欢喜。札木合安慰他:托长生天保佑,你我兄弟才能打败篾儿乞人,救回孛儿帖,又是托长生天保佑,你我兄弟重聚,再结安答,还能在一起安营放牧,再说孩子,就看你如何认为,如果你认为他是你的儿子,那他就是铁木真之子,又何必纠结?你是要把他培养成草原上最勇敢的把阿秃儿,还是一匹六亲不认的恶狼,就看你自己的了。

  至此,铁木真终于决定放下怀疑带给他的所有情绪,接受这个孩子术赤-他的不速之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成吉思汗传奇之不速之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