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毛衰”诗案:“衰”的论争源于韵书删改

  【争鸣】

  作者:盛大林(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研究员)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可谓家喻户晓,但诗中“衰”字的读音,乃至此字究竟为何字,一直存在争议。shuāi还是cuī?“衰”还是“摧”或“催”?

  自明代以来,争论持续了数百年,很多诗论大家和文字学家参与其中,但一直没有定论。笔者通过数据研究发现,“衰”的问题出在韵书上,“鬓毛衰”中的“衰”读作shuāi。

  两种观点不能自圆其说

  关于“衰”字的音义,主要有两种观点:

  一是读作shuāi,义为“衰白”。今音亦作此读,义也作此解。这个读音与首尾两句的韵脚即“回(此字的中古音为huái)”和“来(lái)”相押,一韵到底。但问题在于,《广韵》《集韵》及《平水韵》等传世主流韵书中,“回”“来”所在的灰韵中没有“衰(shuāi)”字。因此,明代诗论家焦竑、胡应麟等人认为,《回乡偶书》中的“衰”字“出韵”,这犯了格律诗的大忌。

  二是读作cuī,义为“按照一定的标准递减”。因为这种读法,“衰”甚至被改成了“摧”或“催”。灰韵中有“缞”,此字可以通“衰”。“衰(缞)”若读作cuī,或直接换成“摧”或“催”,与首句的“回(今音读作huí)”押韵。但问题在于,“缞”专指丧服,不能用来形容“鬓毛”,“摧”或“催”又难以解释得通。而且绝句的格律是第二、四句必须押韵,首句可以入韵也可以不入韵。而“cuī”这个音与“来(lái)”不押韵。再者,“回”的中古音读作huái,与“衰(cuī)”也不押韵。因此,两种观点都不能自圆其说,这也是争论无休无止的主要原因。

  主流观点不符合事实

  虽然两种观点对音义的解读不同,但都认同一种说法,那就是“衰(shuāi)”在支(脂)韵中,因为《广韵》等韵书都是这么规定的。然而大数据显示,《全唐诗》48900多首诗中约有172首“衰”字入韵的近体诗,其中约七成诗中的“衰”字应该读作sī,另外约三成诗中的“衰”字应该读作cuī或suī,没有一首读作shuāi。同时,除《回乡偶书》外,《全唐诗》之律绝中入灰韵且读作cuī的“衰”字,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全宋诗》27万首诗中约有405首“衰”字入韵的近体诗,也是约有七成应该读作sī,其余约三成诗中的“衰”字应该读作cuī或suī。此外,有14首灰韵诗中入韵的“衰”应该读作shuāi,比如,范成大《秋日》:“新秋病骨顿成衰,不度溪桥半月来。无事闭门非左计,饶渠屐齿上青苔。”赵蕃《留别邢大声昆仲》:“再岁春风把酒杯,今年更觉倍迟回。海棠消息知渠负,杨柳风流笑我衰。舟过重湖定安否,书来一纸勿悠哉。是身老矣腰仍折,宁待田园归未来。”

  元、明、清三代的近体诗中,存在同样的情况。清代诗论家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把“衰”改成了“摧”,并释曰:“原本鬓毛衰。衰入四支,音司。十灰中衰音缞,恐是摧字之误,因改正。”句中的“音司”二字一直被忽略,而大数据证实了他的这个说法。

  灰韵中的“缞”读作cuī的说法也不符合事实。《全唐诗》中只有一首“缞”字入韵的近体诗,即令狐楚的《立秋日悲怀》:“清晓上高台,秋风今日来。又添新节恨,犹抱故年哀。泪岂挥能尽,泉终闭不开。更伤春月过,私服示无缞。”这首灰韵诗中的“缞”显然应该读作shuāi,而不能读作cuī。

  唐韵灰韵中原有“衰”字

  唐诗依的是《唐韵》,但《唐韵》已经失传。今人研究诗韵,主要是依据宋人编撰的《广韵》及后来的《集韵》《平水韵》等。用后世的韵书分析判断前代的诗词,本身就有问题。但学者们往往把《广韵》奉为圭臬,从来不曾怀疑过。

  从隋之《切韵》到唐之《唐韵》,再到宋之《广韵》《集韵》《平水韵》,又到元之《中原新韵》,明之《洪武正韵》,还有清之《佩文诗韵》,中国的韵书经历过很多次的增删和修订,而且每个时期都有多种版本并存,每次编修都会订正前书的讹误,每次订正之后又会被后人订正,而各种版本中的有意窜改和无意讹误,在所难免。

  在清代大学士纪容舒的《孙氏唐韵考》中,某字《唐韵》作某,某字《广韵》不载,某字《广韵》失收,某字《广韵》误从某字,十二文的某字《广韵》载六脂,十五灰的某字《广韵》收入五支……诸如此类的说法触目皆是。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徐铉、陈彭年等人在修纂韵书时,删了很多的字,改了很多的音,还对很多字所在的韵部作了调整。比如六脂“规”字目下案:“‘规’字《广韵》收入五支,居随切。考:‘隓’字,许规切;‘闚’字,去隓切。辗转取音。此字宜在支韵。必《唐韵》两部兼载,徐铉注《说文》时只采其一音,陈彭年等重修《广韵》又删去居追一音并入支韵,故此字部分互异耳。凡《唐韵》《广韵》互异者,皆可以此推之。”

  清代诗论家毛奇龄在《古今通韵》中说:“今人读‘衰’皆同‘毸’,读‘佳’皆同‘嘉’,而宋韵偏以‘衰’入支,以‘佳’合皆,竟删去灰麻两部,此不通之极!而过遵宋韵者,反谓衰无毸音、佳无嘉音,是偶见画宫而反以为是人无家又乌可也。按:‘衰’‘挼’亦唐习用字,如贺知章《回乡偶书》‘乡音无改鬓毛衰,笑问客从何处来。’刘梦得《杨栁枝词》‘浅黄轻绿映楼台,便被春风长请挼。’皆是也。”

  综上所述,“鬓毛衰”中的“衰”读作shuāi。“衰(shuāi)”本在唐韵灰韵中,被宋韵从灰韵中删除后强行归入了支韵,于是造成了“衰”字的音、韵、义严重混乱。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9日12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鬓毛衰”诗案:“衰”的论争源于韵书删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