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描南京城墙“十四五”发展规划 擘画古今交融的历史人文图卷

  南京城墙历经百年沧桑,是南京城市发展与变迁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如今,南京正以“创新名城、美丽古都”为城市发展的美好愿景,致力于打造新老并进协调美、锐意创新活力美、古今交融人文美、绿色宜居生态美、开放包容气度美、安定文明和谐美的“六美”南京,建设“美丽可品味、空间可融入、历史可阅读、温度可感知、安宁可依托”的美丽古都。继往开来,随着《南京城墙保护发展事业“十四五”规划》的制定,南京城墙未来将从全面保护、合理利用、机制创新、永续传承等方面被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世界级的历史文化旅游名片。

  独特价值

  构建南京文化地标

  南京城墙是中国明代都城城墙,始建于1366年,是现存世界最长、规模最大、保存原真性最好的古代都城城墙,被称为“世界第一大城垣”。

  广义的南京城墙,是由宫城、皇城、京城及外郭城四重城垣构成的城防体系,而今狭义上的南京城墙特指第三重京城城墙。建成后的京城城墙长达35.267公里,设有13座城门,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砖石构造的都城城墙。

  明永乐帝迁都北京后,南京成为留都,此后城墙陆续有局部维修。清代,南京城墙皇城区被改造为驻防城(俗称“满城”),京城城墙因战火和缺少维修资金,损坏程度加深。清代晚期,因城市防御和交通需要增筑瓮城1座,新开城门3座。民国时期,南京城墙开筑城门8座,改筑城门3座,城门改名7座。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在进攻南京城时对城墙造成了严重破坏,中华门上的木结构城楼完全毁于战火。20世纪50年代,由于人们认识上的偏差,南京城墙被陆续拆除了11.5公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南京先后成立了一系列常设城墙专业保护机构,开始对南京城墙进行大规模的修缮。南京城墙和护城河4/5的地段得到了有效保护、维修和展示,少部分被拆毁的城墙基础也以遗址形式得到保护。

  南京城墙作为南京特有的形象标识和文化地标,在美丽古都的建设中具有独特的遗产价值、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生态价值和旅游价值。

  “中国明清城墙”联合申遗是目前南京市唯一牵头申报的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南京城墙作为首批列入“中国明清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城市城墙,具有较高的真实性与完整性。南京城墙充分利用南京“襟江带湖、山水相依、龙蟠虎踞”的名城山水形胜,顺山川河流之势修建,构建出“山水城林”的独特城市文脉,是助力南京成为世界古都杰出代表的重要文化遗产。

  南京城墙作为南京体量最大的历史文化遗存,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对南京保护古都整体风貌、塑造世界历史名城有着非凡的意义。南京城墙是中国古代城市城墙营建技术的巅峰,体现了中国历代筑城思想与技术的传承、升华与总结,是中国城市发展史与城墙建造史的缩影;南京城墙串联起了明代都城大遗址,是复原明代南京都城格局、重现明代南京城市风貌、勾勒明代南京历史画卷的根基;650多岁的南京城墙,更是奠定了南京的城市空间格局,在美丽古都格局的形成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南京打造美丽古都的核心框架。

  建造南京城墙耗费铭文城砖约3.8亿块,统一采用“物勒工名”制度,将城砖产地、负责烧制的官员、基层组织负责人、工匠等名字悉数刻印于城砖上。这些城砖来自长江中下游大大小小的砖窑场,蕴藏着明初长江地区的行政区划、地方官制、农村基层组织、书法文化、乡土民俗等历史文化信息。因不同地区土质和烧窑手法的细微差距而产生的不同颜色的城砖;模印、刻划、书写等各种不同的铭文制作方式;篆、隶、楷、行、草皆有的多重书写字体;纪年砖、吉祥砖、符号砖等带有趣味内容的城墙砖;砖文中反映汉字演化历程的大量的简体字和异体字等都是明初长江文化的映射,为南京美丽古都的建设增添文化“厚度”。

  南京城墙的护城河水系周长31159米,保存完好,至今仍发挥着作用。古时,宽深的护城河与坚固的城墙共同组成了一道牢固的防御体系,保卫着南京城;同时通过城墙的水关、涵闸等与城内水系沟通,对城市的防洪排涝、物资运输、城市生产生活用水、环境美化等功能发挥作用。现今,护城河体系已成为南京“山水城林”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市民提供了良好的城市环境与休闲空间。

  南京城墙是一座蕴含着厚重历史文化的“露天博物馆”,在现代化的城市格局中串联起南京众多的风景名胜,形成别具一格的“山水城林”景观,有实力打造世界级文化名片,构建集文化、生态、休闲、人文为一体的明城墙旅游综合系统。

  创新发展

  打造独具时代特点的魅力空间

  2014年,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成立,将全线城墙收归中心管理;2019年,明故宫遗址公园也被划入统一管理。七年来,城墙中心以“申遗”工作为抓手,文物保护和科学研究工作为基础,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将南京城墙打造为体现古今交融、独具时代特点的魅力空间。

  七年来,南京城墙形成了先进的保护理念、完善的保护机制、科学的保护体系,将南京城墙保护工作分为预防性保护、日常性保护、修缮性保护、应急性保护和探索性保护五大类,对南京城墙及其周边附属建筑进行全面的修缮与保护。

  2015年,《南京城墙保护条例》正式颁布,成为南京城墙首部专门的法律条例,使南京城墙保护工作走上了法律化、规范化、严格化的道路。

  在国家文物局、省市相关部门以及科研院校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开展了一系列的保护工作。如完成中山门至琵琶湖段2300米、标营门至光华东街900米、西干长巷段200米等一批城墙本体修复工程,实现了城墙顶面的基本贯通;完成前湖段“墙中墙”保护性展示工程,获得国家文物局赞许,将之称为“国内保护工程的‘创新举措’”;此外,做好城墙沿线环境整治,实现了城墙全线8个段落22公里全面开放。

  近年,南京城墙已实现从抢救性保护向预防性保护的过渡,大规模的维修工作已基本结束,并建成全线安防监控系统。同时,按照申遗要求积极推进南京城墙监测预警平台建设;中华门瓮城保护工程、明故宫遗址展览展示工程等重要的文物保护展示工程,也在筹备当中。

  研究工作是保护、利用、传承好南京城墙的基础。城墙中心自成立以来,吸纳几十名多学科博士、硕士人才,成立基础研究部,促使南京城墙研究工作全面开花,在短短的几年内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在不断的探索下,南京城墙基础研究工作逐渐形成了“4+1”模式,即紧紧围绕一个学术研究品牌、一个国际组织、一个重点实验室、一个科研模式和多项学术课题研究五个方面大力开展。

  创建“文旅先锋+国际视野下的‘城墙学’研究”党建品牌,不断向中国其他城墙乃至国际延伸,取得了许多有学术影响力的成果:创办国内首家“城墙学”研究专业辑刊《中国城墙》,该辑刊被知网收入并亮相中国历史研究院学术成果精品展,获得国内外学界高度认可;出版《中国古城墙》《铭文天下——南京城墙砖文》《岁月传城——老照片中的城墙旧影》《南京城墙砖官窑遗址研究》《心城:南京城墙记忆》《中国明清城墙》等十余部兼具学术性与趣味性的书籍,荣获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及各类奖项;发表百余篇学术论文,其中多篇论文刊载于核心期刊并荣获各类省市级奖项;积极与国际接轨,承办“2018南京城墙保护与利用国际论坛”、登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世界遗产》杂志、成为中国首个加入ICOFORT(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城防与军事遗产委员会)国际组织的文博单位等。

  御中的突出作用;“南京明城墙与良渚古城遗址价值对比研究”项目,出版《帝都王城——从良渚王城到大明帝国》融媒体图书,深刻地展现良渚王城到大明帝都的一脉相承,展示明南京城的文化遗产价值。

  形成“一院两会”的科研模式,以中国城墙研究院、南京城墙研究会、南京古都城墙保护基金会为构架,全方位促进南京城墙的科学保护及学术研究。同时,与南京大学文化和自然遗产研究所、南京大学多媒体科教中心、金陵科技学院人文学院开展战略合作,共促南京城墙基础研究工作高质量发展。

  开展30余项省市级课题研究,涉及城墙历史文化、保护修缮、科学利用、中国及世界城墙对比研究等各个方面,全面提升南京城墙科研实力、深挖南京城墙历史文化内涵。多项课题成果在省市级评选活动中获得荣誉。

  活化利用

  从“明城墙”到“民城墙”

  南京城墙是“明城墙”,更是“民城墙”。近年来,在国家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城墙中心通过释放城墙文化活力升华旅游项目的内容深度、提升旅游产业的品质内涵,同时,通过旅游体验传播南京城墙文化、彰显南京古都之美,让文化与旅游交织,激活南京城墙的内在生命力。

  七年来,南京城墙成功探索了一系列遗产活化利用新途径。创建“书香满城”品牌,利用南京城墙内部空间,打造解放门台城书房、武定门垣里书香等十处全民阅读场所;举办多彩文化活动,“环城七十里·健步助申遗”“城门挂春联·古都开门红”“南京城墙摄影大赛”“南京城墙全球华语诗词征集大赛”“站上城墙看月亮”等;创新城墙展陈方式,将城墙作为中小学教育基地,开展各类公益活动;打造文化创意品牌,设计出“铭文天下”“聚宝文化”“五福临门”等14个系列共900余种南京城墙文创产品。

  在做好遗产活化工作的同时,城墙中心高度重视南京城墙的宣传交流和文化推广。通过原创京剧《大明城墙》、覆盖国家近200个的百集纪录片《中国城墙故事》等有效增强南京城墙的文化吸引力与影响力,显著提升了明城墙的国内国外知名度。

  近年来,城墙中心在中国明清城墙联合申遗办的带领下,和其他申遗城市通力协作,共同努力,每年召开申遗工作联席会议,在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南京城墙历史文化价值的基础上,积极推动各项申遗工作的顺利进行,为南京城墙谱写新章。目前,南京城墙四重城垣中的宫城(明故宫)也已作为主要申遗点列入“海上丝绸之路”遗产申报项目,南京城墙同时拥有京城城墙和宫城城墙两个申遗点。

  未来展望

  积极推进申遗进程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从全面保护、合理利用、机制创新、永续传承等方面出发,制定了《南京城墙保护发展事业“十四五”规划》,其中包括多项创新发展战略及亮点工程。

  推进京城城墙与明故宫“双遗产点”申遗进程。整合中国明清城墙联合申遗、“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及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各方面力量,加快推进申遗进程。

  筹划南京明故宫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积极推动明故宫遗址核心区域环境整治及重点遗迹标识展示工程实施,改善明故宫遗址公园景观亮化环境,增加夜间休闲娱乐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具有独特韵味的“夜色明故宫遗址公园”。对明故宫大遗址文物进行数据信息采集及图像资源整理,建立最早的明故宫大遗址数字档案库,并利用“明故宫大遗址”微信小程序,在线宣传、展示明故宫大遗址相关文物资源。同时,将明故宫大遗址中的西安门、东华门归口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扩大明故宫管理处职能范围,形成明故宫大遗址保护格局。

  做好城河一体下的护城河遗产研究与规划。出版《南京城墙护城河体系研究》等书籍,厘清南京城墙护城河体系的历史与现状,阐述护城河体系的遗产价值。同时,加强对石头城及清凉山的历史文化研究及保护,筹划将南京市石头城公园管理处(南京国防园)、南京市清凉山公园管理处统一管理,进一步梳理内、外秦淮河沿岸空间,描绘城河一体、古今生辉的历史人文画卷。

  加快南京明外郭系统保护及统一管理。筹备成立南京明外郭遗址博物馆,对外郭遗址进行统一规划和统一展示,加强对外郭作为四重城垣重要组成部分的价值挖掘和阐释,全面盘活外郭遗址文化旅游资源。

  推动以南京城墙为框架的明代都城大遗址保护与研究。对宫城、皇城、京城、外郭四重城垣及其附属建筑进行系统的规划,用四重城垣串联起南京明代都城的相关遗址点,重现明代都城的格局与面貌。

  构建以砖官窑为核心的长江文化遗产构架。在将栖霞山砖窑博物馆归口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作为南京城墙博物馆的分馆进行统一管理的基础上,以保护长江中下游砖官窑遗址为核心工作,涵养长江的历史文化根脉;深入研究砖官窑遗址的文化内涵,不断丰富和发展长江文化,让以砖官窑为核心的长江文化遗产成为长江文化这一鸿篇巨制下的壮丽篇章。

  今年年底,位于中华门东侧的南京城墙博物馆将与大家见面,作为国内最大规模的城墙专题博物馆,它将成为保护和传承南京城墙文化和城市文明的“重要殿堂”,也将为南京增添一座展示城墙文化的传世经典之作。未来,南京城墙将进一步以南京城墙博物馆为阵地,凝心聚力,创新实践,切实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南京城墙,用四重城垣护美丽古都,让创新发展亮城市名片。

  校对 徐珩

  来源:紫牛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细描南京城墙“十四五”发展规划 擘画古今交融的历史人文图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