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发现!刚刚发布!《诗经》,我们都可能背错了

  93支竹简,

  时代为战国早中期,

  保存状况良好,

  2015年入藏安徽大学!

  图 | 这是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版本《诗经》,(简称为简本《诗经》)。

  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研究中心在黄德宽、李家浩、徐在国教授的带领下投入竹简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历经四年,终于将安大简第一辑《诗经》奉献给学界和社会。

  今天上午,安徽大学藏战国楚简一期研究成果《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举行了新书发布会。

  No.1

  抄写时代最早的古本

  竹简由不同人抄写,书体风格多样,字迹清晰,内容包涵多种古书。

  目前初步认定的主要内容有:《诗经》、楚史类、孔子语录和儒家著作类、楚辞类、占梦及相面类等,其中有些有传世版本对照,还有不少是从未见到过的古佚书。

  安大战国楚简《诗经》是目前发现的抄写时代最早、存诗数量最多的古本,同时也是未经后代改动过的较原始本子,与以往所见的本子既有诸多不同,也有较多契合。

  发布的《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内容为简本《诗经》的初步整理研究成果。

  No.2

  散乱的竹简自带编号

  安大简《诗经》共有编号117个,存简93支,竹简保存良好,字迹秀美。

  完简长约48.5厘米,宽0.6厘米,三道编绳,每一支简最少书写27字,最多的达35字。竹简背后有刮痕,简首尾留白。

  尤为重要的是,散乱的竹简自身带编号,免去了编联之繁琐。

  No.3

  战国竹简存诗58篇

  安大简《诗经》存诗58篇,内容属《国风》,见于今本毛诗《周南》《召南》《秦风》《侯风》《鄘风》《魏风》。

  饶有趣味的是,《侯风》六篇属今本《魏风》,《魏风》中的大部分诗又在今本《唐风》中。黄德宽先生认为《侯风》就是今本《王风》,但所收的诗与《王风》并不是一回事。这些将为研究十五国风的定名和其所涉的地域文化研究提供新的视角。

  No.4

  大家所读《诗经 》并非原本

  学界一致认为“安大简”是继“郭店简”、“上博简”和“清华简”之后,出土先秦珍稀文献的又一次重大发现。

  据介绍,《诗经》在流传过程中由于遭受秦火,一度中断,直到汉初才重新恢复起所谓齐、鲁、韩、毛“四家诗”。

  我们今天所读到的《诗经》实为汉人毛亨所传《毛诗》。

  传世的《诗经》虽然为毛氏古文抄本,但有的诗篇疑点重重,历代《诗经》训诂学者费尽周折,难以达成共识。

  安大战国简本《诗经》的发现,为破解这些疑难问题提供了可能。

  以新出楚简《诗经》校读《毛诗》,检视毛传、郑笺和历代学者的研究,可以明辨前人是非,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有助于准确解读一些诗的文化内涵。

  安大战国楚简《诗经》的研究既说明《毛诗》在流传过程中出现了不少改动和错讹,又反过来证明了《毛诗》等传本的真实可信。

  简本为我们还原了诗的原貌,校正误读之后,对诗义的理解也更加准确。

  No.5

  窈窕淑女不对?硕鼠也不对?

  安大简《诗经》最有价值的莫过于其丰富的异文材料。

  比如:今本《诗经?鄘风》中有一篇叫《墙有茨》过去讲“中冓之言,不可道也”,关于“中冓”的意思,学者聚讼不一。

  安大简记录此词的文字形式也见于甲骨文,学界考释此词表示夜晚之义。释作“夜晚”于诗意甚为允洽。

  今本《诗经》第一篇《关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几乎是家喻户晓。关于“窈窕”的意思,学者意见不一。安大简作“要翟”,实际上是“腰嬥”,“腰嬥淑女”,就是身材勻稱美好的女子。

  还有今本《硕鼠》,过去多认为“硕鼠”是大老鼠,简本作“石鼠”,读为“鼫鼠”,即昆虫蝼蛄。

  图|安徽大学汉字发现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徐在国教授介绍安大简的整理情况

  简本与今本的对读,很多古文字字形可与今天对上,为古文字考释指明了正确的考释方向,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古文字考释的进程。

  受安大简异文材料的启发,整理者们考释了一批疑难字和误释字,比如“茁”“湛”“刈”“椒”“兕”等,皆为学界所接受。

  另外,安大简《诗经》出现了一些之前未见的战国文字新字和新见字形,这对于研究文字形体演变乃至文字学史都有一定参考的价值。

  颠覆常识啊

  这以后考试的标准答案

  是不是也难以标准化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重大发现!刚刚发布!《诗经》,我们都可能背错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