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本传统玄幻小说,以华夏为背景的玄幻,才是真玄幻

  八本传统玄幻小说,以华夏为背景的玄幻,才是真玄幻

  小老弟说,不点关注的话就画个圈圈诅咒明天你追的小说就要断更了。

  简介:死人沾地,老狗刨坟,阴人问路,吃活人饭,知道碰上其中一个意味着什么吗?

  精彩回顾: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真是急死人了,陈道长带着林山他们出去看山川风水,怎么一去就是一个白天!现在都入夜了,怎么还不回来?”

  “即便现在回来又能怎样?现在是宵禁,城门进不来,街上又不能随便乱走,与其等陈道长带人回来,还不如想想今晚该怎么熬过去吧。娘批的,院子里摆着口棺材,这跟棺材睡一起有什么区别,总感觉整个院子都阴风阵阵的!”

  “大晚上别说这些瘆人话了,我现在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寒立起来了!”

  七人坐在院子里喝酒,配着下酒菜猪头肉、凉拌猪耳朵、烧鹅……

  烧酒入口后烧心窝子的热。

  浑身舒坦。

  越喝后劲越大,酒气逐渐上头。

  可偏偏越喝越上瘾。

  守夜的时候,如果不来几口酒,真没人能熬得住彻夜不眠。

  自从五天前发生偷尸案后,林家人为防止再发生类似事件,每晚都会安排五六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陪着陈道长一起,轮值守棺材。

  简介:夏极前世一本正经地追求名利,所以劳累而死,他发誓,如有来世,他一定要一本正经地逍遥自在。一觉醒来,他竟真的穿越成了“武当真人关门弟子”。身为名门正派的弟子。您修炼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您巨大化。您修炼了【日曜黄庭经】,您成了炎魔。您吞噬了【三昧真火】、【涅槃佛火】、【金刚地心火】,您成了………您察觉到这个世界的危险与神秘,决定苟在武当山,做一世逍遥自在的正派人。直到那一天,魔界入侵了,神佛俱灭,人间惶惶之时,诸多大能纷纷出世,扭转战局。终有一日,魔王跪倒在您面前,恭敬道:“请魔皇出山!”您:???

  精彩回顾:朝廷的铁甲军以一千人为编队,在四方城池外巡查,

  金属铠甲鳞片于天光里反射着肃杀的光。

  为首的千人长腰间则别着饰以“莲”纹的枪,

  这是教会的圣枪,可以使得普通人也能射杀妖物。

  而城中的街道上,更是到处可见矗立如矛的守卫,站姿笔直,目光如炬地注视着周边的街头巷尾,以防暴乱发生。

  行走的人们都小心翼翼,细声细语,整个儿透着一股凝重的气氛。

  无论行人,还是士兵,

  所有的面孔上都有着严肃和沉重,还有不少挂着担忧。

  山雨欲来风满楼。

  钱塘妖域,无人禁地!

  灾祸忽发,江水入陆四十里,但波及范围却远远不止四十里。

  简介:这是一个由召唤师们主导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召唤师是中央舞台上最耀目的主角。 当那神秘莫测的更高的世界变得触手可及之时,当中华文明的荣耀与记忆照进现实之时,降临大炎帝国的召唤师的精彩故事,就此开始……

  精彩回顾:头顶上的天空蓝得有些刺眼,云彩白得像是被漂白过一样,在他身边,都是半人高的狗尾巴草,他的嘴里还叼着一根。

  夏平安一下子翻坐起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上,他的身上穿着兽皮,手腕和脖子上,带着骨链,腰间还挂着一把磨得非常锋利的石镰。

  这里是靠近河边边的一片小山坡,就在不远处,有一大片的部落和房屋,那些房屋已经建在地上,用泥土,木料和芦苇条垒起。

  部落里炊烟袅袅,在那片部落中,还有一个的泥坑,无数的青壮正在泥坑里用脚踩着泥,把泥坑里的泥巴踩稀,和水充分语晒干的草叶充分的混合。

  一些人来往于部族和湖边,用竹筒不断的在湖边打着水背回去,倒在泥坑之中。

  还有一些人,则把泥坑中踩好的泥取出来,放在旁边的空地上,用木板把一团团的泥巴拍成大概的方块形状晾晒着。

  地上已经有不少晾晒好的泥块,那些晾晒好的泥块,则被人一块块的带到不远处,用那些泥块和芦苇条垒砌起来,构建成简易的新房屋。

  这就是神农氏的时代么?古人们建筑房屋的技术已经提高了很多啊!

  夏平安打量着远处的那一大片部落,从部落的房屋的数量上来看,这个部落的人口不少,至少已经有上万人。

  简介:君逍遥穿越玄幻世界,成为荒古世家神子,拥有无敌背景,惊世天赋,更得到签到系统,开局签到一具大成荒古圣体。在泰岳古碑签到,获得六星奖励,神象镇狱劲!在十岁宴上签到,获得七星奖励,至尊骨!在青铜仙殿签到,获得八星奖励,万物母气鼎!在无边界海签到,获得十星奖励,他化自在大法!无数年后,君逍遥盘坐九霄,剑指苍天道:“九天十地,我主沉浮,仙路尽头,我为巅峰!”

  精彩回顾:而龙傲天,则是祖龙巢当代最为璀璨的天之骄子之一,号称禁忌初代。

  至于龙浩天,虽然天赋没有他哥哥龙傲天那么妖孽,但也是极强。

  不然的话,他如何能够得到龙子身份?

  祖龙巢的龙子,差不多等同于君家的序列。

  “恭喜龙子大人,融合了一枚龙元,实力大涨!”

  “是啊,那可是一枚龙元啊,换做一般人,身体都要撑爆了,龙子大人却是能够镇压炼化,实在惊人。”

  周围许多生灵都是在拍马屁道。

  “哪里,不过区区一枚龙元而已,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我的哥哥,早已经融合了三枚龙元。”龙浩天得意一笑道。

  “什么,三枚龙元!”

  在场所有生灵都是震惊不已。

  所谓龙元,指的便是一些龙族至强者,死后遗留下来的一身血肉精华。

  其中不仅蕴藏着浑厚的龙族精血,还浓缩了各种天赋神通,符文烙印。

  这种龙元,虽然价值无量,但想要炼化,也没那么简单。

  哪怕是祖龙巢的一些天骄,想融合一枚龙元,都是非常勉强,甚至会被撑爆。

  龙浩天能够融合一枚龙元,便足以让他炫耀。

  简介:重活一世,沈长青成为大秦镇魔司一员,此时恰逢妖魔乱世,诡怪猖獗——斩杀幽级诡怪,纯阳功圆满!斩杀怨级诡怪,天武罡气圆满!斩杀强大妖邪,打破自身极限!斩杀——若干年后,沈长青化身人族镇守使,诸般妖魔诡怪尽皆俯首!“有我一日,人族不灭!”

  精彩回顾:“你知道临安城有多少百姓,十万,十万百姓,我若是不跟妖邪周旋,临安城十万百姓一个都没有活路,牺牲古月村,也是迫不得已的做法。

  对,镇魔司是强大,是不惧妖邪。

  但镇魔司再强,又能比妖邪强大多少。

  这些年被妖邪残害的百姓不计其数,被覆灭的城池也不只一二,可那时候镇魔司又在哪里——”

  “说得好!”

  沈长青鼓掌赞许,旋即面上便是有淡淡的笑容:“所以你牺牲一个古月村还不够,还打算牺牲更多人的,乃至于牺牲整个临安城。

  但在下好奇的是。

  你赵大人既然是为了临安城的百姓,才不得不跟妖邪周旋,那么当你决定牺牲临安城,换取自己前程的时候,那么你的周旋又意义何止?”

  赵方的脸色,顿时僵硬了下来。

  此时,沈长青的脸色已经冰冷:“说白了,你赵方就是一个背弃人族的叛徒,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临安城百姓只是你蒙昧自己良心的一个借口。

  古月村的人,想必至今都死不瞑目吧。

  你赵方,愧对临安城十万百姓,愧对他们二十年来的供养!”

  “你,该,死!”

  简介:大墟的祖训说,天黑,别出门。大墟残老村的老弱病残们从江边捡到了一个婴儿,取名秦牧,含辛茹苦将他养大。这一天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墟,秦牧走出了家门……做个春风中荡漾的反派吧!瞎子对他说。秦牧的反派之路,正在崛起!

  精彩回顾:药师还是震惊无比,喃喃道:“可是,比你当年还要深厚,你乃是……”

  “我不过是个老残废罢了。”

  村长截断他的话,笑道:“不能用我来衡量现在的年轻人。我现在忧虑的是,牧儿的元气没有任何属性,该如何让元气发挥出威力。咱们过去吧,不要让他们等急了。”

  药师心头微震,元气正是因为有了属性才能发挥出威力,秦牧的元气没有任何属性,自然无法发挥威力。

  尽管他觉醒了灵胎,尽管他的修为深厚远超常人,但是发挥不出威力始终无用。

  两人来到篝火边,聋子拔出自己的铁耳朵放在酒里洗一洗,然后又插入耳洞中,将酒水倒入篝火中,火势顿时猛烈起来,笑道:“村长,我们刚才试了一番,牧儿虽然觉醒了霸体,但是却无法发挥出霸体元气的威力。你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如何发挥霸体元气的威力吧?”

  这一刻,药师觉得自己身边的老头脑袋大了三圈。

  村长抬头,眼巴巴的看了看身边的药师,药师则扭过头去,与马爷碰杯喝酒。

  “嗯,牧儿的霸体元气强不强?”村长问道。

  聋子看懂了他的话,赞道:“强!他的元气非常坚韧,难以击散。”

  其他人也深有同感,纷纷点头。秦牧与漓江五子中的那位曲师兄对决时,他们便已经看出秦牧元气的非凡之处,元气贯入小木棒中,曲师兄的宝剑竟然不能斩断,这说明秦牧的元气着实强韧。

  村长又道:“他的元气雄厚不雄厚?”

  聋子道:“雄浑得可怕!我在他这个境界,元气修为不如他!”

  简介:浩瀚星空下,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在这里,流云铁袖可以吞纳风云,九字真言可以降妖伏魔,太极拳剑可以扭动乾坤,这是一个属于武道的大汉天朝。当诸强的后代斩断传承,亿万年的战血蒸干混沌。当沉寂的战魂复苏,当时空成为永恒,年老的人皇踏着轮回转身。这是属于一个骑乘龙首的蝼蚁传说,百战不死的人族神话!

  精彩回顾:“发生了什么事!”

  “着火了!”

  “是天柱山,什么人出手,好可怕!”

  岸边,很快有人走出茅草屋,多是一些尚未达到练武骨龄的少年和幼童,此时都目瞪口呆,身在逍遥谷,在武当山中自成一隅,除了中年道士静笃这么一个三流开天境的外院执事,他们何曾见过这样近乎伟岸的手段,那横贯长空的指芒,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将如神灵的光辉,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

  不等这些少年幼童全都聚集到岸边,静笃道士淡淡地瞥了苏乞年一眼,并未有所表示,径直转身离去。

  苏乞年也很快回到茅草屋中,透过破陋的窗口,他看到深山中将要燃起的大火很快被扑灭,显然身为镇国大宗,武当自有深湛的底蕴,足以应付各种变化。

  “这外院执事,不简单!”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收回目光,刚刚在岸边,他暗中凝聚了所有的不多的精神力,时刻防备着,以他而今见微知著的精神感应,直到最后,都没有捕捉到一丝敌意。

  这并不是说这道士静笃心思简单,粗枝大叶,事实上,武林中人孕内家真气,中间要经过重重关隘,寻求力量之道,本身就是一种人生积累,可以说,不论大汉天朝多么重武轻文,一个真正的练武之人,都至少读过书,学过圣贤道理,否则就算一本武学秘籍摆在眼前,也读不懂意思,再高深一些,更要具有足够深厚的积累,才能够融会贯通。

  所以,在苏乞年看来,如静笃道士这样孕生了内家真气的高手,读书明智,一身圣贤道理,各种书本杂记,道经佛典,诸多经义的积累,未必在他之下。

  简介:这是一个读书人掌握天地之力的世界。才气在身,诗可杀敌,词能灭军,文章安天下。秀才提笔,纸上谈兵;举人杀敌,出口成章;进士一怒,唇枪舌剑。圣人驾临,口诛笔伐,可诛人,可判天子无道,以一敌国。此时,圣院把持文位,国君掌官位,十国相争,蛮族虎视,群妖作乱。此时,无唐诗大兴,无宋词鼎盛,无创新文章,百年无新圣。一个默默无闻的寒门子弟,被人砸破头后,挟传世诗词,书惊圣文章,踏上至圣之路。

  精彩回顾:不过,若是遇到京城的学子,各州的人又会联合起来,因为京城的录取比例位居四州一京之首,明明是一城,童生份额却比一州还多。

  大夫人在介绍那个秀才的时候,特意提了一句“这是你二婶的外甥。”

  方运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送走大夫人,方运回到教习室,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把带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再一次整理讲课的内容。

  不多时,统管族学的老院长方镜堂来到教习室。

  所有教习立刻站起来。

  方镜堂笑眯眯道:“都坐,没有外人。方运,你以后教蒙学的甲班,每日教第二课,从八点一刻到九点一刻,可好?”

  许多人羡慕地看着方运,蒙学有五个班,甲班历来是最好的,甲班考中童生的比例远远大于其他班级。以后这些学生有出息了,当老师的必然就有了资历,或者进文院教书,或者借此扩展人脉。

  方运立刻道:“一切由院长定夺,晚辈听从便是。”

  方镜堂满意地点点头,但一旁的秀才路膺年道:“院长,他不过是今年的童生,虽然是双甲,我等不能比,但终究没有经验,让他去教甲班是否不妥?我中秀才五年,在此教学三年,我教童生班不累,不如由我来执教甲班。”

  “膺年,你在质疑我的安排?”方镜堂微笑着问。

  那么本次推荐就到此为止啦,最后“天不生我小老弟,万古找书长如夜”。

  还有别忘记三连哟,点赞,分享,关注。谢谢。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八本传统玄幻小说,以华夏为背景的玄幻,才是真玄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