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前的韩国网游,不仅将一个中文单词带火,还推动了中国法律?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你们的正惊小弟。

  “一元秒杀”、“限时秒杀”等等宣传语近些年抢购用词充斥着大家的视野,“秒杀”这个词似乎也顺理成章成为电商平台专用词,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的要细究关于秒杀这个词进入大家印象的来源,恐怕要追溯到22年前一款名为《红月》的韩国游戏。

  《红月》在国内上线之路很普通,由于韩国在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电子游戏行业发展迅速,又和中国同属于东亚文化圈,当时的韩国网游在国内受众非常多。

  当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传奇》了,但是在《传奇》之前的三巨头韩游分别是《千年》、《龙族》和《红月》。这里韩国JCE公司开发的《红月》就是靠着自身独特的游戏系统和标志性的科幻属性获得了国内外玩家的广泛关注,《千年》也是该公司开发。

  这款1999年在韩国上线的游戏,首先在角色设计上并没有和其他的MMORPG游戏一样,上来就给玩家三四个职业选择,而是推出9个角色供玩家选择。每个角色对应着不同的属性值、剧情和技能。

  而这里的角色来源就是当时在韩国连载的热门科幻漫画《Red Moon(红月)》,这些角色在漫画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戏份,而这部漫画的科幻、动作、冒险等元素观也成为游戏的背景世界观。

  不同的角色对应不同的剧情,而且一下就整9个出来,对于当时的大部分游戏来说可以称得上是降维打击。虽然在当时科幻类型在亚洲地区并不受人关注,最先的游戏的玩家大部分都来自《红月》漫画的粉丝,但是《红月》强大的剧情和叙事让玩家仿佛置身于现在的互动视频一般,体验沉浸式游戏,游戏的口碑和关注度便直线上升。

  当时的很多韩国游戏给中国玩家启蒙了MMORPG游戏的基本框架,分别是练级、刷怪和PK。

  《红月》的基本框架也不例外,但和现在很多满级才算开始的游戏不一样,《红月》里的最大等级是1000级。玩家光是在练级这一条路上就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而在刷怪和PK系统中,就要提到之前说的“秒杀”一词了。

  在《红月》的世界中,玩家控制的角色有着力气、意志、敏捷、骨气四个维度的属性,也就约等于大家熟知的物攻、法攻、命中和血量等概念,不同的角色对不同的属性值需求不同。

  而玩家在升级后系统会给予玩家属性点,玩家需要自行决定自身的属性值,相同等级情况下不同的加点方式会让敌我双方的对抗出现差异,极端情况就是瞬间致死,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秒杀”。

  例如玩家的角色从出生到几百级以后,都全力气加点,骨气值一点都没有提升,那么这个角色就会出现有着极其变态的攻击力,但是血量只有一级那么多,如果不能在敌人出手之前解决掉对方,那么自己就会暴毙。

  在这个上限1000级的游戏中,不能找到一个加快练级的方法会让人丧失耐心,那么在练级时就会有玩家研究出不同地区的怪物所需要的秒杀线,极大提升了练级效率。而且就算是正常提升装备和属性点的玩家,也经常处在秒杀与被秒杀之间,《红月》世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秒杀的世界。

  这个词起初也并不是叫秒杀,只不过是因为大陆这边网友前去台服查阅游戏资料时,对面网友口中的“秒了”一词非常形象地将游戏中瞬间致死的动作描述出来,于是大陆这边也就慢慢流行起了秒杀这个词,这个词现在的游戏中仍然在用。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提《红月》在国内的代理历史了。1999年韩国上线之后,在韩国国内就受到了大量的关注,于是当时网络环境较好的台湾省圣教士科技将《红月》2000年引入台湾市场引起了轰动。

  而2000年的时候,大陆这边一家名为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又称亚联游戏)的公司也准备拓展国内的网游市场。在与台湾的圣教士接洽之后,2001年圣教士授权亚联引入了《红月》,同期《千年》也交付给了亚联代理。

  2000年前后,在这个家用电脑都还没有普及的时候,一款有着多个角色职业选择、丰富的剧情和游戏内容的游戏出现,对那个时代的玩家来说吸引力堪称Max。于是国内很快出现了一群《红月》的忠粉玩家,而这个时候包括《大众软件》在内的游戏媒体杂志也将《红月》作为数期封面进行宣传,可见当时的热度有多高。

  在《红月》的国内运营期间,还出现了一件事间接推动了国内相关法律的完善。这件事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红月案”,也就是在那个信息时代初期,虚拟财产保护的相关问题。

  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名为李宏晨的玩家发现自己的账号被盗,于是向运营商北极冰科技申请恢复游戏装备被拒。北极冰方面表示仅能查询装备的流向,而且盗号者信息属于隐私不可以提供,玩家账号应由玩家自己保管与维护,产生损失应该自行负责,随后又基于管理规范删除了李宏晨背包中通过游戏中的BUG复制得来的装备。

  李宏晨坚持认为这属于侵犯消费者财产安全保障权的行为,因此希望北极冰对丢失的虚拟物品进行回档返还或者给予赔偿。那么在当时的背景下,国内对于虚拟物品的财产保护法律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不过当时法院还是以玩家花钱充值游戏时间进行获取装备,等同装备属于有价值的物品,同时北极冰没有完备游戏的程序安全,支持了李宏晨的起诉,判决北极冰恢复李宏晨丢失的装备,但驳回精神损失费等其他的请求。

  这个判定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关于虚拟财产的纠纷,而且还是消费者获得了胜诉。不光是法院官媒还是央视都进行了跟踪和报道,加强了当时玩家对于游戏里虚拟财产维权的信心,后来很多相关案例都参考这个案件。

  从此之后,就不断有律师联合建议关于虚拟财产立法,也引起了法学界的诸多论述。到2017年,官方对于虚拟物品的财产终于有了明确的法律定义,在《民法总则》中虚拟财产正式被列为民事权利,需要得到保护。

  虽然《红月》在初期国内外运营都非常顺利,但是在之后台湾圣教士方面倒闭之后,亚联全面接手了《红月》在国内的所有运营相关事务。但是大家知道,运营商对于游戏的开发商来说,话语权并不大。

  韩服在2003年之后人气下滑得厉害,为了快速收拢资金的JCE公司开始了作妖道路。例如玩家大部队还在800级的时候,强行将游戏上限升到5000级,瞬回药水变成时间内恢复,秒杀机制更改等等,让老玩家面对新版本也直接变萌新。

  国内的亚联在运营上更是让游戏环境雪上加霜,不提BUG和外挂这些游戏普遍存在的问题,就说当时高级装备捆绑充值卡、带有博彩性质的暴吉卡等等都似乎说着在《红月》停服前捞上最后一把。这里小弟猜测可能是因为亚联的另一款全力推广的游戏《A3》过于无底洞,必须压榨《红月》填坑导致的。

  网游《A3》

  当然《红月》自身也存在众多问题,例如多职业角色的数值在平衡性上做不到绝对公平,官方的小改动可能就会导致某个角色的冷板凳。而游戏中的属性点、秒杀等机制都有着一定的技术门槛,限制了很多新人和菜鸟的持续热情。

  于是这款游戏在2005年时突然国服停服,连公告都没有,而北极冰公司也是没多久直接人去楼空。反观韩服那边2006年停服,JCE公司转向另一爆款游戏《街头篮球》去了,这款游戏却一直存活至今。

  原本是一款极具潜力的游戏,如今落得着一地鸡毛也是那个网游时代的一定趋势。在小弟的一番探究下,发现很多玩家依旧玩着《红月》,但是只能算是私服,也算是满足了很多玩家的红月情节。

  不过有趣的是,在如今这个怀旧服遍地都是的时候,《红月》也传出即将复活。韩国的Red Games的CEO表示今年7月份已经上线了《红月》内测,并且9月3号开启最终测试。从官方爆出的视频来看,游戏对于画面并未做出任何升级,那么3A大作林立的现在,玩家是否买账就要看这款游戏是不是真的怀旧>画面了。

  小弟当天也去游戏里稍微看了下,只能说人数不多,想要完全复活,怕是有点难。

  看到这里小弟跟你讲,相信很多玩家对这款游戏过于陌生,毕竟这已经是一款22年前的游戏了,但是这款游戏却是那个国内游戏玩家懵懂时代的缩影,承载了很多人对于接触的第一个网络游戏概念的回忆,如今的官方怀旧服可以说是了却了很多“老”玩家的心愿。

  最后一个正惊问题:如果国内怀旧服出来了,你会下载玩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22年前的韩国网游,不仅将一个中文单词带火,还推动了中国法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