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象棋生活》第五十四章

  ★ 作者:一点懒

  ▲ 整理:象棋缘

  第五十四章

  过完年后,我和小罗又泡进了网吧玩传奇,为了省钱我们选择了晚上10点到早上7点的10元包通宵,巧合的是碰到了同厂的3个工人他们也包通宵玩传奇,一打听一询问我和小罗舍弃了在8区老区的帐号,和他们3个一起在西部圣域45区黔灵服务器重新注册了帐号,这次为了杀怪过瘾一些,我没有再玩道士而是注册了一个男法师。

  这一玩就疯狂了两年,期间我有意冷落热情对我的阿艳,从只言片语的消息中,我得知阿艳的茶叶店壮大了,他和同学又投资到电脑DIY装机中,她学了驾照买了进货的车,事业如日中天。

  而小娇在她离去后的又一年春节,无意的在线上QQ里和她遇见,经过交流我才知道又后悔不已!——我握了她的手后第二天,恰巧她在另一个镇的一家大型服装店找到了工作,为了上班方便她退了出租房一个人将大包小包搬上公交车,住到了店里给员工租的宿舍。由于我没有电话,她不能及时通知我,而我不但没有帮她搬行李,还为她的不辞而别生气,一气之下和副主任发火,将工作辞了远走他乡,导致她根本不能够联络到我。此时,她已有了一个老家的男朋友,她幸福的实现了她的梦想,开了一家服装店。

  而我呢?一事无成!

  我在坠落。

  当盛大的陈总依靠热血传奇这一款网游,已经成为中国首富后,他聘请的唐骏仍想方设法利用传奇来榨取每一位玩家剩下的财富。

  自1.76版苍月岛重装推出后,盛大又东拼西凑用现有的地图凑了一个双倍点卡双倍经验的幻境出来,而“挂机中,打我的是我儿子……”还有层出不穷的“加速外挂、暗杀外挂”让我们这些忠实的玩家心在滴血。在一次从幻境五层传送到王者禁地时,恰遇网吧掉线,等我们再次上线时小罗的法神套装掉了一个,魔13的骨玉权杖也不见了,一气之下我们把号和装备卖了,退出了热血传奇。

  没有传奇的生活,像是六神无主的生活,小罗又玩起了私服来,而我似乎清醒了一些,我没有继续玩下去,想到小罗这个上司只是比我多了一个驾照会开车,那段时间里我特意找了家驾校办了暂住证学起车来。那时学车真简单,交了钱拿A卷、B卷回去看,背好了答案带笔去考试就行,根本不像现在电脑出题这么麻烦,还有就是倒桩倒进去开出来就可以了,不像现在要倒蝴蝶桩,最后上路也简单,一个月就可以拿驾照。

  拿了驾照我主动开起了归小罗管辖仓库进货出货的车,主动义务的和货车去跟车。那阵时间周杰伦新专辑《叶惠美》推出不久,我去小罗出租房玩时,他常常用CD播放机放映我不太喜欢的《以父之名》,而我非常喜欢《东风破》还有《晴天》、《三年二班》、《你听得到》、《梯田》。

  和小罗一起在外过了两个年,加在一起我在外过了三个年,玩传奇的两年里经常通宵包夜还有酗酒将身体搞得很差,我变得非常消瘦,而小罗原本英俊的脸庞也布满了痘痘,在最后一次大醉后我离开了小罗投奔了一个开电脑维修店的同学……。为了生活更好,我没有再玩传奇,也将曾经最为心爱的象棋尘封在了记忆里。

  在每天繁忙的工作里,我的时间完全变成不是我来支配,而金钱开始不断蓄积时,我仍然能清晰记得在阳江摆棋摊清寒艰苦的日子,对比现在的生活,在阳江是空闲的好日子,每天都有时间打谱,每天都能和不同风格的对手对局。

  也曾想再玩玩传奇休闲,但时间总被客户或请客户到酒吧喝上几瓶占用,一喝,一个夜晚就没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压力越来越大总在酒精麻醉的生活里,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有天醉后醒来,我感觉到胸口内有脏器很痛,去到医院经过抽血、B超、胸片检查,医生告诉我说:你有严重的脂肪肝、大三阳而且病毒非常活跃,正常值是小于1*E3你却是7*E11,必须要尽快治疗如果肝硬化了就等于判了死刑。

  拿着结果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在别的医院检查后得到了一致的结论,我不得不停下一些工作认真到医院治疗,我没有告诉父母不想让他们担心。

  治疗是打干扰素,短效的一针要一百多元,隔一天就要打一针,一个疗程达到了恐怖的一年。我的积蓄不久就花的一干二净,由于这段时间业绩不好,合伙人很不高兴,我无奈将股权退出,仅仅拿一点业务提成,继续用于治疗。

  我不敢再玩传奇,不敢再喝酒,不敢和人交际,我重拾了象棋,但再看棋谱时,以往能在脑海里走完全局,这时只能走七、八个回合头就痛的厉害不得不放下棋谱。我试着去QQ上和人下棋,但以往从没有过的大昏招大漏手频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下得过的蓝钻玩家,赢了几盘后就被他在房间里追着我踢,高不成低不就一气之下我玩起了D地主。

  当我的所有本钱花完时,还有三个多月疗程才到,在医院检查病毒从E11降到了E7还是很有效果的,我对医生说自己没钱了能不能停止疗程,医生说如果停了,不但前功尽弃还会反弹,不建议我停。

  无奈的最后,我唯一的退路只能打道回府。那晚,我语重心长的在QQ上对一些朋友留言:再见了朋友们!我要回老家了,短时间内我们不能再相见了,希望长时间后我还能活着回来。

  没想到留言发出去不到1分钟,我的手机就响了,一看号码是阿艳打来的,颤抖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的阿艳敏感的感觉到我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我不是那种随意开玩笑的人,我只好苦笑的告诉他我的病情和尴尬遭遇,原以为她会说一些安慰我和祝我一路顺风的话语,没想到她问我现在的地址,我说完后,她说你不要走开,我过来看看你。

  深夜的十点,阿艳亲自从广州开了一部夏利到我住的出租房,我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从车里钻出来的阿艳,两年多不见她成熟多了,漂亮的她多了一份妩媚不再像小女孩一样朴在我身上哭泣,但眼红通通的,一见骨瘦如柴精神颓废的我就有眼泪流下,我也感动的眼泪直流。

  那晚,阿艳问了我一些病情,听说我有好转后,她才破涕停止了哭泣,她从手袋里拿出了一万元现金要我收下好好治病,我推脱不过说写张欠条给她,她说不用等我有钱了再还她吧!我没有想到当初无意地帮了个小忙,竟然换回如此大的回报,除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我还能怎么样呢?最后阿艳在十一点的深夜开车返回广州。

  后来我的病真好了,我不再熬夜,不再喝酒,每晚看看书,偶尔在网上下上几盘臭棋就睡觉,这才发现也有不酗酒的客户。

  阿艳和他的创业同学成了眷侣,在广州买房摆酒,我把钱还上后送了份大礼,内心也强烈祝福他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然后美美的喝了一餐喜酒。

  后来处了一个女朋友,虽然她书读得少,有些抽象精神方面无法沟通,但是她对我真的很好,我没有隐瞒我曾有的病情,她仍然将我的手牵起,我们走进了围城,随后小罗也走进了围城。

  原以为我所有的好朋友日子就这样平安健康地过下去,没想到小罗在去年却突然离我们离他的亲人而去,小罗得的也是肝病但是晚期肝癌,有钱都治不好的那种。他毅然决定要回老家,我这才知道从小他父母离异,母亲带他改嫁了一个后爹,但是他的后爹对他不好,所以他出来后十多年来就一直没有回过家,没有说过家乡话,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会反复听周杰伦那首《以父之名》,还有后来的《爸,我回来了》,至于他为什么要回家,不用问我都猜到他在安排后事,安排妻子和孩子的未来。

  我开车送他们到广州火车站,那天天在下着雨,我特意准备的伞因为悲伤没有撑起来,难过的我在雨里真的好希望一切能回到从前,但滚滚长江东流水,逝去的光阴回不到从前,不久后小罗在老家过了世。

  生病前的小罗还在一个传奇私服里玩,小罗的马甲叫“小楼听雨”,取自很有意境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 :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得知他过世后,游戏里的玩家竟然自发组织起来浩浩荡荡地进行了悼念活动,都是些素未谋面的热心人呀!让我很受感动。

  好了,我的象棋生活最后是和象棋搭不着什么边的,到此就全部完笔。再会了,各位!祝身体健康,平安幸福!

  …………

  总觉得我有很多很多沉重的文字积压在胸口,

  把我的心脏压抑得发抖,

  可当我想要将它们表达出来的时候,

  它们却总是退缩………..

  我是个很容易开心却更容易悲伤的人,

  因为没有心计,会被突然地打击撞得粉碎。

  好累,我该怎样让自己对一切释怀?

  怎么掩藏我的悲伤?

  遇上的时候,我才知道,

  当一个人独自坐在某个地方的时候,

  并不是想找寻什么过去,只是孤单。

  于是,常常心烦。

  于是,常常悲伤。

  于是,常常孤单。

  当发现自己真正孤单的时候,

  所以,我用一只眼流泪,

  用另一只眼看着迷茫的前路。

  不妒忌他人快乐,

  只是想寻找,想放开自己。

  或继续一个人的孤单.

  一个人回味我的那段过去,

  这样也许会寂寞的不一样,

  我也是带着微笑对待这份寂寞.

  因为在我寂寞的时候我会想起………

  (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找传世散人服 » 《我的象棋生活》第五十四章

赞 (0)